By : admin

中国的疫情防控工作是透明公开的,专家组去哪里考察都欢迎,也都可以讨论。站在全球抗疫的第一线,中国也将与更多国家展开合作。

世卫组织国际专家组,这个团队在成立之前就成为西方媒体和一些人炒作的话题。

在成立之后、来中国之前,美国方面一些人炒作的重点变成了,这个团队里为什么不能允许美国专家的加入?在国际专家组到达中国,中国也确认专家组里包括美国专家后,西方那些媒体和那些人又盯上了一个新的问题:

为什么不安排世卫组织国际专家组前往疫情中心――武汉或者湖北省其他城市,调研疫情?

这个问题在西方媒体强调“信息透明”的话语下,把中国摆在了“信息不透明”的位置上。

但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1

就像前面说的,在世卫组织国际专家组最后名单敲定前,美国就跟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一样,隔几天就换个人不断指责中国“为什么不允许美国专家去中国实地调查疫情?”他们没张口,目标就已经很明确了――中国想捂盖子,所以信息不透明。

等到中国现在允许美国专家跟随世卫组织专家团前来调研疫情后,美国那些媒体和政客又闭口不谈这个事情,改成质疑“为什么国际专家不能去武汉调研疫情?”,潜台词看上去跟之前的目标是一致的。

所以,对美国及一些西方媒体、政客来说,攻击、质疑中国很easy,找个说辞就行。

有网友说,“造谣光靠一张嘴,辟谣就得跑断腿”。这似乎是一个道理。

世卫组织的医疗专家组从本周一开始会在北京、广东和四川三个地方了解新冠肺炎疫情。表面看上去,这些专家的行程不包括疫情的发源地武汉市或是湖北省其他地方,于是“有意隐瞒疫情真相”的阴谋论成了西方媒体的热门。

这些媒体借一些美欧专家之口说,“如果世卫组织的专家组不去武汉或是湖北的其他地方,他们就无法获得有关这次疫情的完整画面”。有的则说,“看起来这个做法是短视的,也不利于中国向世界说明它正在尽一切努力遏制疫情。”

但真的如此吗?我们先看看世卫组织国际专家考察组这几天的安排。

2月17日,考察组在北京开展现场调研,先后参观访问了中国疾控中心、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和北京市朝阳区安贞街道安华里社区,调研了解全国和北京市疫情形势、防控措施、定点医院医疗救治、基层社区防控等情况。

18日,联合专家考察组将分赴广东省和四川省进行现场调研。

之所以去广东,有学者告诉刀哥,专家考察组很可能是为了与在新冠肺炎疫情和17年前SARS疫情中都发挥了关键作用的钟南山院士进行交流。而且,广东也是SARS疫情之后中国卫生系统建设最为完善、人员配备最为齐全的地区,和北京是国内的两个标杆。

而之所以去四川,一是因为四川在此次疫情中作出了较好应对,这也是专家考察组需要了解的。二是因为可能四川省省长尹力是一位医学博士,曾经担任卫生部副部长,他在公共卫生领域有着丰富经验。而且,四川省与国际公共卫生学界有比较多的交流。

那为什么联合专家考察组没有去湖北调研?有专家对刀哥说,主要原因可能是湖北当前处在防控疫情“攻坚战”的关键期,精力无暇分散,所以接待方面可能能力有限。

2

对于这次联合专家考察组没去湖北调研,有几种说法,刀哥问了几位专家,获得了解答。

说法一:国际专家不去湖北,无法获得真实的疫情资料和数据。

其实自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之初到现在,中国一线研究人员和医生已经在国内外专业杂志上发表了大量中英文的文章,里面分享了很多第一手的数据,以及他们看到的病例感染、疫情演变的情况。

这些论文和采用的数据都是真实、严谨的,因为本身这些杂志都是国内外权威杂志,不仅杂志的编辑人员,读者也都是各国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所以,如果有数据造假或者人为修改结论,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从而被这些专业人士发现。

而且,这次国际专家来到中国后,会和中国相关专家一起进行考察调研,这些中国专家有的刚刚才从湖北或武汉调研回来,他们会带着他们在一线看到的真实情况,与这些国际专家进行分享和深入讨论。比如,国际专家与钟南山院士的讨论,肯定是开门见山、直击疫情的。他们都是顶级专家,为了自己的声誉,不会说些虚头巴脑的内容。

说法二:国际专家去湖北或者武汉调研,真的无法接待吗?

看看现在每天中国官方对疫情的更新数字,其他一些省市有的新增病例为零了,而湖北和武汉绝对是战疫的主战场和中心地带。现在攻坚战已经打到最关键的时刻,武汉和湖北的主帅刚刚更换,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把所有疑似的、等待救治确诊病例,应收尽收,应治尽治。

这是在与时间赛跑,有的甚至是与死神赛跑。武汉还在想尽各种办法建更多的方舱医院,筹集各种医疗急需物资。所以,事情多到绝大多数一线医务人员没有时间好好睡个觉,大部分都是在医院里随便找个地方解决。

所以,这时候国际专家去武汉或者湖北其他地方,一方面我们必须要给他们提供最高的防护措施,避免他们被感染;另一方面这些专家去医院或者社区调研,必然会有人群的聚集,在疫情中心容易引起非常复杂的状况。而且这些专家结束对武汉的调研后,再去其他地方,就必须隔离14天,也影响他们完成后续的调研任务。

说法三:去北京、广东、四川,对国际专家了解中国新冠肺炎的传播和治疗情况没什么收获。

这种说法其实是西方不少媒体和政客普遍存在的误区。其实北京和广州作为17年前SARS的重灾区,专家可以将这两次疫情中中国医疗机构的应对做出较好的对比。而四川作为一个西南内陆省份,这次的做法也比较得当,各方面考虑的比较全面,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另外,这三个地方其实也是抗击疫情的一线。比如北京,也有确诊后死亡的病例,地坛医院是专门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由于人手相对充足,能够对病例的病情发展作出详细的记录和分析,这方面因为武汉各医院都忙于收治病人所以可能无暇完善。所以,从研究的角度来说,北京广东方面或许还可以提供关于典型病例更详尽的资料。

3

17年前的SARS给了在公共卫生领域给了中国不少沉重的教训,而对于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我们也一直在反省。

在2002至2003年SARS疫情期间,世界卫生组织也向中国派遣了专家组。当时这个国际团队,是在中国卫生部要求该组织提供流行病学和实验室方面的支持来帮助调查疫情后组建的。

该团队包括病毒学、实验室技术、流行病学调查和不寻常传染病控制方面的专家,成员来自参与世卫组织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中的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和德国专家。

17年后在各方面越来越开放的中国,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对世卫组织国际专家团遮遮掩掩。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也表示,中国在新冠肺炎疫情一出现,就向国际社会做出了通报。

就像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所说,中国的疫情防控工作是透明公开的,专家组去哪里考察都欢迎,也都可以讨论。站在全球抗疫的第一线,中国也将与更多国家展开合作。

中国健康管理学会健康文化委员会主任委员王立祥告诉刀哥,这次世卫组织国际专家组来到中国,双方专家可以合作的事情非常多。

第一,能够坚定全球进一步协作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信心。第二,可以让中外专家在新型冠状病毒的溯源上开展深度交流与合作。第三,中国专家也希望与国外专家在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途径上开展深度交流与合作。第四,在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治疗上,针对可能存在新型冠状病毒的变异,在新药的研制开发方面我们需要与国际同行加强合作与交流。

此外,我们更希望在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应用上与国际专家加强合作。对不同种族人群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疫苗接种的差异也尚不确定,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中外专家学者共同承担。

图片均来自网络

原创:补刀客 补壹刀 执笔/胡一刀